首页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乱世王妃惑君情
乱世王妃惑君情完整版全文阅读 风弋清楚离小说 大结局

乱世王妃惑君情

主角:风弋清楚离 作者:司晨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11-25 17:08:37

乱世 王妃

当代大学生风弋清一朝穿越成乱世王妃,披挂上阵,征战沙场;魅蛊成妖,母仪天下。君王多情,哀曲成叹,七年离分,尝尽世间情爱相思苦。身世结局打开,“妖女”风弋清最终能否与楚离相守天下?

楚离小心翼翼的将风弋清放在床上,然后又命人打了水来悉心地替她擦拭身体,风弋清越发不好意思,脸色桃红。

“清儿这是怎么了?”楚离看着风弋清越来越粉红的脸蛋,感受着风弋清身体散发出来的热气,语气里也十分暧昧,正衬了这一室春光。

“没、没事,你离我远些。”风弋清更加局促,甚至有些呼吸困难,只得让楚离离她远些,却显尽了小女儿的羞赧姿态。

“清儿是嫌夫君离得远了?”楚离故作不明,随之一笑,在风弋清痴迷间楚离便用自己的双唇封住了风弋清的唇,轻含杏舌,细细品味着那甜淡的味道,口齿间流转着淡淡的药草香。楚离动作十分温柔,风弋清竟不知如何拒绝一时懵了,在迷乱中缓缓闭上了双眸。但是楚离接下来并没有过多的动作,一会儿便恋恋不舍的离开了风弋清的双唇,看向风弋清时觉得愈发**可人。风弋清亦是能够感觉到楚离此刻正在强制自己,更为自己方才的行为感到羞惭,便轻轻的拢了被子将自己埋头于被子之中,想化解此时的尴尬。

楚离见风弋清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些恼怒自己的不自持,便轻声替风弋清掖好被角出去了。楚离和风弋清成亲三年,只每月中才会同处一室,但都不曾有过越矩之礼。先前风弋清身体虚弱,仿佛一触碰便会化碎,楚离也生怕风弋清因此而受到伤害;加之风弋清心性淡雅,又喜清静,所以楚离面对那时的风弋清也多是关心珍惜之情,也就鲜少留宿清苑。如今,他们之间却有了些不同,风弋清总是能在不经意间勾起楚离的欲望,特别是两人同寝之时楚离更是难以自抑,只是想到风弋清如今仍旧病体孱弱,多有不宜,再者得知风弋清所中子母蛊乃是通过男女之事传播和催动,所以楚离更是不能让风弋清在此时有何闪失,也不愿自己与风弋清的孩子再受此折磨,只得生生的忍了。

当夜,楚离仍旧和衣与风弋清共枕,一来是怕风弋清的身体有什么不适,二来近日竟有些享受将风弋清静静的拥在怀中,护作珍宝的感觉。风弋清已经在沉睡之中,楚离却无眠,还在想着白日里怀言之语,沉思良久,楚离附在风弋清耳边轻声说道:“我一定会救你的清儿,我们会有一个非常健康地孩子”,方才入睡。

晨曦微露,风弋清便醒了,见身旁的楚离还未清醒,便也静静的躺着不动,难得见楚离睡得如此安稳,所以风弋清也不愿打扰他。今日楚离每天早出晚归,每次见风弋清虽故作轻松,但仍旧难掩其疲惫,风弋清看在眼里有些心疼但又说不出口。她隐隐觉得楚离等人在密谋着什么大事,但因为楚离从不与谈论这些,所以风弋清也不得而知,只是从众人身上觉出了些端倪。

“清儿醒了许久了?”楚离不知何时醒来,感受到身边的人似乎有些拘谨僵硬,但忧的问风弋清。

“没多久,你睡得好吗?”风弋清听楚离醒了,这才轻轻的动了动自己已经僵硬发码的身体,却有些艰难。

“傻清儿,以后若是醒了便叫醒我。”楚离一下便看出了风弋清为了不扰他已经僵着身子许久,有些心疼和无奈,又有些温暖,轻轻的为风弋清揉着身子。的确,楚离已经许久不曾睡过安稳觉,昨日听怀言说能救风弋清他久久悬着的心才有了些许的安定。

“今天你要做什么?”早膳之后,风弋清问道。

“今天我要进宫去见皇兄,午膳时便回来,清儿在家好好休息,不许操劳。”楚离说道。

“我也许久没见母后了,我跟你一起进宫吧,你放心我没事的。”风弋清小心的说道,生怕楚离不答应。

“也好,母后这几日也常嚷着要见你,我都推了,想来还在生我的气呢。只是千万记得,若是有什么事,只管吩咐下人便是,不要让自己累着了。”楚离又再三嘱咐道。

“知道了,啰嗦。”风弋清见楚离答应了,也便忘了形。楚离无奈,刮了刮风弋清的鼻梁,尽是宠溺。

进了皇宫,楚离又是一番嘱咐之后才让风弋清坐了步辇随接应太监去了福寿宫,自己则径自来了楚胤的御书房。

风弋清到了福寿宫门前便下了步辇,正巧遇上刚向太后请完安欲离开的楚胤。

“臣妇见过皇上。”风弋清向楚胤行了礼,让与一旁让楚胤先离开。

“弋清无需多礼,宫宴之后便再未见过弋清,身体可好些了?”楚胤倒是没有半分架子,问了风弋清身体如何。

“多谢皇上关心,好多了。”风弋清仍旧中规中矩的回道。

“时间过得真是快啊,当年你娘来京都时也才你这般大,如今都过去十八年了,若之若是还活着一定很高兴有你这样的女儿,那日见你确有你娘亲当年的风范啊。”楚胤看向风弋清,不觉又说起了旧人旧事,只是那眼神倒不像是在看她。

“皇上过奖了,弋清还要向母后请安,先行告退。”风弋清不愿与楚胤多说,便寻了由头进了福寿宫。楚胤一时恍惚,醒转过来便去了御书房。

“臣弟参见皇兄。”楚离向楚胤行了跪拜礼。

“是离啊,你来得正好,这是新拟定的协约书,你看看如何?”楚胤说着便递过来一本明黄色的册子,而楚胤则时刻关注着楚离的反应。

楚离展开细读,见协约如是:

大楚光胤十八年二月二十二日,大楚京都,经白祗国使者应柝、乎河国使者乎荣并公主乎楠幽、西宛国使者黑木、大楚皇帝楚胤共同商议,为永保各国边境平安,今签订如下契约,并从即日起生效,各国必须履行契约之约定。

第一款,大楚需将边境各国内矿业的所有权均归还给所属国,并撤出矿内所有大楚怀家矿工,此后大楚商人不得在各国从事相关矿藏的开采;

第二款,大楚与各国的边境贸易应给与相当的优惠,除原有的行业免税收,今增加丝绸、玉石等行业降低税收,但大楚向各国收购粮食仍按原高于市价三倍的价格,并向各国缴纳关税;

第三款,大楚承诺将东南与乎河国接壤三地、西部与西宛毗邻之三地并北方与白祗相交的草原租与三国百年,此间大楚无权干预三国对此范围的土地及其百姓的统治,三国承诺每年向大楚进献所获之资三成作为租金;

第四款,三国作为大楚边境各国此次签约的代理国,承诺百年内不向大楚发动战争,各安和平。

此契约旨在使各国永保和平,平等相待,若任意一国对此契约有异议可提出修改。契约国代理:大楚、乎河、西宛、白祗,另附边境各国名单。契约时间大楚光胤十八年二月二十二日。

读罢,楚离先是愤怒后是震惊,他预想得到楚胤会做出极大让步,但想不到竟然退让至此,置大楚颜面与不顾。他知道楚胤此时必然看他反应以作试探,所以忍着心中的怒火。

“皇兄果真要签了这协约?这契约中大楚的利益何在?大楚的颜面何在?皇兄的颜面何存?”楚离虽隐了自己的情绪,但到底还是难掩心中不忿。

“身为大楚的君主我自然要保万民平安,若不如此,大楚难有和平。”楚胤如是说,他希望楚离能够理解他。

“那皇兄置边境各地的百姓于何地?近年来各国不断滋扰,边境各地百姓已经苦不堪言,如今交由别国管制,岂不是置边境百姓于水火之中?”楚离回道,他无法理解楚胤的做法,大楚如今兵力虽不及开国之时,但若用兵得当,与各国一站还是有胜的机会,岂能容他如此嚣张。

“我知道你前些年游历天下,心系百姓,难道你认为就只你关心啦,大楚万众生民与边境几地百姓,你说让朕如何选择。”楚胤也拿出了君王的威严,他一直心虚楚离是先皇嫡子,又在百姓心中威望极高,所以一直对楚离放心不下,虽说楚离封王,但在京都也不过是做个闲散王爷,没有实权,加之风弋清的事,他更是无暇顾及其他,再说一直以来楚离都极为敬重这位皇兄,只是楚胤心中仍不放心,所以常常试探。

“臣弟不敢,一切由皇兄周全便是,只是臣弟有一事请皇兄成全。”楚离压住自己内心的怒火,说出了自己今日之请。

“哦?这还是你第一次开口求我这个皇兄,说来听听?”楚胤有些意外楚离会在此时提出什么请求。

“听闻白祗国有五色绿树蟒,乎河国有玄鸡,西宛国有黑狐,皆是世间罕物,也是三国之宝,所以臣弟想请皇兄将此三者加诸契约,以此为三国之契,也可探探三国的诚意。”楚离不疾不徐的说道。

“你要这三物作何?”楚胤问道。

“皇兄也知道臣弟自来喜好世间珍奇之物,慕名所求罢了。”楚离回道。

“明日定契之时我会向三国使者提出的,至于结果如何,我就不能保证了。”楚胤说道,他并不将此事放在心上。

“多谢皇兄,既然无他事臣弟便告辞了,还得去向母后请安。”楚离说着便行礼告辞。

“哈哈,你是记挂你的王妃吧。你这小子,成亲之后真是判若两人,以前见你四处游离不愿安定,想不到这风弋清还真是好本事,将你系得牢牢的,真是羡煞寡人啊。”楚胤笑说道。

“清儿就是我的命。”楚离看向楚胤,十分严肃的说,仿若在宣誓主权。

“弋清确是越发的有风华之姿,有她母亲当年的风范,也难怪你对她如此倾心倾力啊!”楚胤感叹道,她最近总是想起当年的云若之和如今的风弋清。

“清儿与她母亲自然是相像的,但到底不是同一人。臣弟不打扰了,告辞。”楚离加重语气似在提醒楚胤,若是他再在此处停留片刻,他怕控制不住自己,也不管楚胤如何便离开去了福寿宫。

此时福寿宫中,太后正拉着风弋清叙话,说的不过都是些家常趣事。忽而,太后便遣了身边的丫鬟姑姑,又将风弋清拉至内间说话。

“清儿,我知道离儿对你用心良苦,不愿让你卷入到有些事中来,只是我这个做母亲的到底希望有个人能体谅、帮衬他,你明白母后的心吗?”太后来着风弋清端详良久才说道。

“天下父母心,母后有什么话就对清儿直说吧。”风弋清反手握住太后苍老的双手。

“还是清儿善解人意。你也知道我一生只两个儿子,尚儿无福,如今只离儿在我身边,当年先皇去时离儿年幼,这些年离儿吃了不少苦头,我这个做母亲的却无能为力,只希望清儿能够好好帮衬离儿才是。”太后也并不明说,她想以风弋清的聪慧自然明白,仅这两次与风弋清的谈话,她便能觉出风弋清绝非平常之人。

“清儿既已做了离的王妃,自然愿生生世世伴其左右,即便母后不说,清儿也愿意倾尽清儿所有未王爷。”风弋清先前还不明楚离所谋是何,如今听得太后如此嘱咐,自然明白所为何事。

“当年是我眼拙了。”太后看到此时的风弋清一身沉着正气,全然没有别的女子若问此事的惊慌和虚荣之色,不禁有些惭愧当年自己的反对。风弋清却一时没反应过来太后此言何意,只得装傻言其他。

两人正说笑间,楚离便已进了内室,听得两人一阵嬉笑,犹感幸福至极,不愿惊扰。

“来了就进来,一个大男人何故偷听我们母女说话。”太后知道楚离就在外面,便佯骂道。

“还是逃不过母后的耳朵,儿臣给母后请安。”楚离见被揭穿也就大方进来,看了风弋清才向太后行礼,两人的眉来眼去自然也进了太后的眼里。

“我真是老了,比不得你们年轻人啦。”太后看着两人笑说道,她自然也希望此刻常驻,天伦之乐谁不想呢?

“母后说什么呢,以后清儿还要给您生许多孙子孙女呢,您可不许老。”楚离说道,他所谋只为眼前两个女人,这一番话说得风弋清倒不好意思的脸红。

“好好好,那母后就不老,还要陪孙子孙女们玩儿呢,哈哈。”太后则是笑得合不拢嘴。

“好了,说了这许久,母后和清儿难道还不饿,出去用膳吧。”楚离见风弋清越发的不好意思,便携两人出来用膳,风弋清这才放松了下来。

午膳过后,太后仍不愿放两人离去,说是风弋清难得进宫,想让她多陪陪自己,楚离本来担心风弋清的身体欲带她出宫,但风弋清不愿让太后难受,也欢喜和太后说说笑笑,所以便不让楚离如此。三人直说道夜色将近,太后又留了两人用了晚膳,才肯放两人出宫回府。

出了福寿宫,风弋清挽着楚离的手两人在月色中缓步前行,两人鲜少说话,只静静的观赏月色中的风景,情意自在皎洁月光中相互流转。恰在宫门处,遇见了正巧出宫的乎河公主乎楠幽,那乎楠幽并未向二人行礼,二人也自然没有向她行礼,楚离只当不见此人自顾的与风弋清在前走着。

“等一下,楠幽见过离王、离王妃,早前我在乎河便听说了二位的大名,此次进京又有幸一睹而为阵容,希望改日楠幽能去府上拜访。”乎楠幽追上二人。

“公主不必了,内人向来不喜人打扰。”楚离当即回绝道,如今非常时期,自然不能让三国之人与风弋清接触。

“那我就来找你。”乎楠幽并不因楚离的拒绝而高兴,反而更加兴奋,看向楚离的眼中带光。

“乎河国果然国风开放,公主是未嫁之身却有如此洒脱之气,弋清真是羡慕得紧啊。”风弋清回道,她自然能够感受出来乎楠幽对楚离的特别之处,有些吃味的说道。

楚离听风弋清如是说,心中高兴,也不等再说,便告了礼与风弋清同离开,只留下乎楠幽在身后暗暗发誓。

楚离带着风弋清并没有直接回王府,两人登上了城楼,此时夜市未消,万家灯火尽收眼底,好不壮观秀丽。微风拂过,风弋清轻倚在楚离的肩上,楚离亦环过风弋清的腰,衣袂飘飘,仿若一对仙人,风华绝代。

“清儿,这天下,你可想要?”楚离紧拥了一下风弋清,缓缓问道,却尽显霸气。

“离,你想要的便是我想要的。”风弋清挣开楚离,与他相对而立,说得及其认真。反正她两世为人,孑然一身,如今楚离是她最大的牵挂与依赖,何不在这陌生的空间肆意潇洒一番,也不枉此生。她隐约觉得楚离此问便是一个信号,接下来便有大事发生,她很高兴楚离终于愿意向她坦白,而不是一味保护,她竟有些期待往后。

不想错过《乱世王妃惑君情》更新?安装零五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相关资讯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