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仵作狂妃
《仵作狂妃》小说精彩阅读 《仵作狂妃》最新章节列表

仵作狂妃

主角:韩玥云衍 作者:陌缓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7-15 13:50:06

狂妃 仵作

她本是令罪犯闻风丧胆的名法医兼犯罪心理学专家,一朝穿越,成了西孰国一名普通人家百般宠爱的小女儿韩玥。为报仇,她重新拾起解剖刀。快速得出验尸结果、收录指纹的高科技人体扫描仪成了她的神助攻。为完成前世抱负,她又不得不对他百般讨好。然而,两辈子都没谈过恋爱的她,对这种事实在是不怎么拿手。尤其对方还是西孰国唯一的异姓王,军功压人,腹黑狠辣,权倾朝野却对女人嗤之以鼻。初时,她笨拙地讨好,做美食,送礼物。他双眼危险一眯:“你想从本王这里得到什么?”她鼓起勇气:“我想借你的面子,进衙门,做仵作!”后来,他百般纵容,一路护航。可惜,某女无动于衷,忍不住问道:“我这般对你,你可有什么想法?”某女一脸严肃:“王爷放心,我会把每具尸体都验的明明白白,绝不给你丢脸!”他吐血:“你敢不敢来验验我的心!”

第13章

不一会儿,一名年轻男子走了进来,他身量极高,身姿挺拔,五官其实长得不错,但气质过于阴郁,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草民二狗拜见大人。”

早在衙役来报时,贺远就已获准坐在知府椅上,惊堂木一拍:“你可知罪!“

男子僵硬伏首,语声平稳:“大人何意,草民听不懂。”

“听不懂,哼!”

贺远厉声道来:“你在柳芸死亡后,剥其脸皮,抛尸祭台。又因抛尸行为被韩家丫鬟彩儿看见,残忍追杀,同样剥其脸皮。同行的韩家小姐幸运获救,其后,你胆大包天,竟追杀到州府义庄,杀害仵作。一桩桩一件件本官已查实,你抵赖无用,不如从实招来,免受严刑之苦!”

男子伏身,慢慢抬起头来,眼角诡异地跳了一下,“大人说草民杀人,可有证据?“

贺远:“在你所居的方氏绸缎铺后院,搜出柳芸当日所穿衣物。两名女性死者脸皮被剥,手法相同,所使用刀具均是你擅用的挑刀,与你同住的几名伙计也证实,上元节当日,你并未与他们同行,且在两年前,你曾前去柳府鞣制兽皮,与柳小姐相识。人证物证俱全,你还想狡辩!“

男子幽幽道:“与草民同住的伙计都擅用挑刀,我并未与他们同行,也不能证明我当日就在后院......至于衣物,草民真不知。“

“那你今日来,是为何事?“韩玥忍不住出声。

她也知这样不妥,但照这审法,扯来扯去不知要浪费多少时间。她年轻无所谓,可韩父已明显体力不支。

所幸,因之前的铺垫,并未有声音打断她。

男子奇怪地看她一眼,瞳孔微缩,并未作答。

“韩姑娘乃本案仵作,她所问,如实回答。“

一旁忽有一道目光落来,男子望一眼,只觉那目光比寒霜还凉,比泰山压顶还沉,只一眼,后背已是一片湿冷。

晋王亲自过问此案是真,那柳芸的死因......

“未定罪前,你只是疑犯,可起来说话。“

见云衍表态,不等疑犯多想,韩玥上前两步,居然伸手去扶,且是直接去拉他的手。

男子错愕一瞬,慌乱躲闪道:“公堂之上,有王爷和大人在,草民还是跪着答话吧......你是仵作?敢问姑娘,柳姑娘是因何而死?“

韩玥仿佛没看见他眼里的迫切,语声突然严厉:“既然知道这是公堂之上,还不报上名来!”

就在刚刚,她已获得男子指纹,经对比,与三名死者身上的一致。

他,就是凶手!

因为他,彩儿与林伯此刻已成一副尸斑沉沉,逐渐腐烂的尸体。

他们与眼前这人无怨无仇,他们那般平凡又努力地活着,他们善良淳朴从未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却因眼前这人的一念之差,再也没有明天!

滔天的愤恨,几乎要将韩玥淹没,但她不能失控,她要保持冷静,用自己的专业让罪犯亲口认罪,还要将他的罪行钉进他心里,让他清醒明白地伏法!

“说真名!”韩玥轻轻吸了口气,不带任何情绪,“每个人都有名字,承父姓与家族希望,这是自古就有的传统。”

“希望......”那人看着她,轻喃:“姑娘不提醒,草民都快忘记自己还有名字了。”

韩玥目光笔直,没有温度,亦没有情绪。

数秒后,那人低下头,“草民原名叫赵知书,临川人。”

“知书知礼,挺好的寓意与寄托,可惜了。”直到这时,韩玥语气里才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嘲讽。

赵知书呼吸紧了一瞬,“草民只是想知道柳姑娘是因何而死?”

韩玥:“和你有关系吗?“

“草民与柳姑娘相识一场,得知她遇害,心中惦记......“

韩玥冷笑着打断他:“难不成每个认识柳姑娘的人来,我都要解释一遍?”

“草民......”

“比起柳姑娘的死因,我对你的身世更感兴趣。”韩玥再次打断他的话,居高临下,眉目淡然,眼神却迫人心魂:“赵知书这名字,是你母亲起的吧?她乃大户人家小姐,却因家道中落,嫁给你父亲。你父亲是个屠夫,还是个酒鬼,喝醉了会打人,后来......”

她稍稍停顿,一字一句:“你母亲实在无法忍受,所以杀了你父亲!“

“不是!没有!”赵知书双眼血红,突然激动,近乎疯狂地吼道:“是他自己滑倒!是他该死!是官府无视真相冤枉好人!”

他愤怒的表情突然僵住,“你,你是谁?怎么会知道这些?”

这个问题,也是堂上众人想问的。

刘大壮查了半夜,只知疑犯来襄州已有七八年,其他一概不知,可韩玥居然说出疑犯家世,而且显然还说对了。

这姑娘莫非是神仙?

从云衍的角度,只能看到韩玥的背影,看着那纤柔身姿披着一身晨光,竟也有些凛然之势,他心底莫名生出几分遗憾——可惜是个女子。

若是男儿,纳入麾下,或许还能有一番作为。

韩玥不知,此刻,自己的性别已如巨石般拦了志向的去路。

她仍注视着赵知书,淡道:“是你自己告诉我的,不管是作为学徒、帮工,都是弱势的一方,在长期的强势压迫下,人的肢体语言会发生变化,比如缩肩弓背,眼神躲闪,努力降低存在感。这些肢体语言你基本没有,就算是此刻,你作为疑犯,跪拜命官时也是抗拒的心态。你身处底层,却又自视清高,所以走到那里都格格不入......“

“俗话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一个人从出生到三岁这个阶段,是学习和模仿的初期,也是奠定一个人品性的基础。而这个阶段,一般都由母亲照顾,由此,从你身上可以看出你母亲受过很好的教育,她同样是个清高骄傲的人,且不甘屈服于命运,所以只能把希望寄托于你。“

“她一定常教导你,身为男儿,一定要有骨气,在任何境界下都不能轻易屈服。“

闻言,赵知书嘴角抽搐几下,似乎想说点什么。

不想错过《仵作狂妃》更新?安装零五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相关资讯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