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初礼来了
初礼来了 初礼昼川小说全文阅读

初礼来了

主角: 初礼昼川 作者: 初礼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01 12:28:16

昼川他是一个非常有名的作者,属于他的人生,也一直备受瞩目。如今据说,昼川要与元月社合作了。

《星光》杂志部门办公室里不知道是什么人在对话,但是至少此时此刻初礼是被他的一番咆哮震得挪不动步了……懵逼地牵着她的行李箱犹如脚下生根一般站在原地,下一秒她听见从办公室里传来脚步声,呼吸一窒,甚至还来不及转身逃离现场,那人已经风似的来到了门口。

两人猝不及防打了个照面。

初礼的第一反应是:这人好高,不会有一米九吧?

她虽然真的不能算高,但这个人却比她整整高出了一大截——他大约是二十六七左右的年纪,挺鼻薄唇,眉如剑,十分英俊的模样,只是茶色瞳眸因上一秒的怒火冷若冰霜,仿若拒人千里……他身穿黑色卫衣,牛仔裤,马丁靴,手里抓着件没来得及穿的黑色羽绒服。

走出门时,不期然与初礼对视上,他愣了下。

……大概是没想到走廊上还站着个人。

但是那愣怔很快消失,扫了眼初礼身后牵着的行李箱和她身上那因为之前一路跑来面试有些凌乱的头发和衣服,也不知道他怎么在脑子里定位初礼身份的——片刻只见讥诮浮上那茶色瞳眸中,他嘲讽似的勾了勾唇角,斜睨初礼一眼,而后收回目光,顶着张不可一世的漂亮棺材脸与她擦肩而过。

初礼:“……”

这个人。

前一秒还狂怒得像是被侵略地盘的雄狮,下一秒当他收敛了怒气——

又变成了一只生性薄凉且骄傲的狐狸。

……

狐狸离开后,初礼也转身跟着那狐狸屁股后面离开了元月社办公大楼——只是狐狸腿长走得快,当初礼站在大楼一层屋檐下试图用手机软件叫车去之前定好的酒店时,外面雨幕朦胧,那只狐狸的狐狸毛都不见一根了。

……会和编辑争吵首印量的,难道是作者?

心不在焉地猜测着,初礼坐上了去酒店的出租车,坐上出租车忍不住刷了下被那个编辑部门前黑板画了重点的大神作者昼川的微博压压惊——

【昼川:遇见了很不开心的事。

愤怒的同时,其实也会忍不住想会遇见这些事是不是因为自己不够努力才会遭受如此待遇?

或许真的还要再继续,加油,才能配得上我想要的别人的尊重吧。】

——以上,这是昼川二十分钟前发的微博。

下面一溜儿的“大大好温柔”“天啊居然有人不尊重你么QAQ那该是什么样的坏人”“遇见事先检讨自己,大大简直是翩翩君子,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之类的夸奖。

初礼不禁感慨这踏马才是正常的文人墨客该有的画风啊有没有?哪怕生气都生气的那么优雅……

看着昼川的微博,到酒店的时候初礼就已经把那只刻薄狐狸的事情忘记得干干净净——今天她早上六点爬起来赶火车跑来这个城市面试,早餐都没来得及吃一口,现在她整个人又困又饿还有些冷,总觉得自己好像要感冒了,这时候除了想吃点热的填饱肚子睡觉,别的她再也没有力气惦记。

拿了房卡钥匙,进电梯,顺着房号走到走廊尽头,刷卡打开最后一间房间的门。

定外卖。

洗澡。

吃外卖。

睡觉,等待明天元月社通知面试结果。

初礼倒在酒店床上时大脑已经快要彻底罢工,手机放枕头边充上电就昏昏沉沉地睡了……

就这样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她突然听见枕头边传来了“哗哗”的声音,就像是什么东西在挠自己的枕头,初礼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却发现枕头边蹲着一个人——一个身穿黑色卫衣、牛仔裤的男人,只是他本该是脑袋的地方却是狐狸脑袋,那双狐狸眼此时一瞬不瞬地透过猫眼与床上的初礼对视!

冷汗“哗”就流下湿透了身上的T恤,整个人都僵硬在床边初礼只听见自己心中咯噔一下——

狐狸的呼吸就在耳边,呼哧、呼哧的,初礼甚至能感觉到从它鼻息之中的燥热气息就扑打在她的耳垂旁边……那感觉太逼真了,初礼想要尖叫,却不出声音,余光眼睁睁地看着那狐狸抬起属于人类男性的修长苍白指尖,轻轻拨撩了下她的耳垂——

痒得很。

狐狸恶作剧得逞一般低低轻笑一声。

初礼心中却已草泥马狂奔:这是一个混合着鬼压床、灵异、春.梦、人.兽的混合重口味梦境?!

黑暗之中,那狐狸的脸仿佛一直在凑近,那感觉过于逼真到初礼几乎觉得这是真的以至于浑身的毛发都快炸开了——她努力地睁大眼,就在这时,却突然发现狐狸的脸发生了变化,狐狸眼变成了眼角微微上勾的人类眼睛,长长的嘴变成了高挺的鼻,薄唇唇角勾起成一个戏谑的弧度……

黑暗之中初礼看不清楚他的具体长相,只能感觉他压低了身体,以过度的亲昵拉近了两人的距离——直到他的唇瓣几乎要碰到她的,他这才大发慈悲般停了下来,俯身冲着她微笑,嗓音温柔地对她说:“听我一句劝,无论你想去哪,都不要去比较好,那总归不会是个好地方的。”

他的嗓音暧昧,灼热的气息扑撒在初礼的面颊一侧,让她感觉那温度仿佛要连带着将她的面颊也灼烧起来了一般……他一边说着,一边用冰凉的指尖戏谑似的勾了勾初礼的下巴。

只是说完,他的笑容却收敛了起来。

那一瞬间,初礼却突然看清楚了:那确实是一张十分英俊的面容,眼睛是茶色的,只是眉眼之间冷漠且平淡如水。

十分眼熟。

……

“啊!”

初礼一下子从床上翻坐起来!

这次是真的醒了。

心跳,久久不能平息,那砰砰的跳法仿佛下一秒就能从她胸口里跳出来似的,心有余悸地瞥了眼不远处紧紧关闭、挂着门锁的酒店房门,身下那被睡得有些皱褶的枕头……和梦境中一模一样。

盯着房门看了许久,确定它并不会被人推开并走进一个茶色眼眸的男人,初礼抬起手摸了把额头,一头的冷汗。

初礼:“……”

她居然对着一个只一面之缘的狐狸做了那种梦?脑海中自然而然响起了《动物世界》里赵忠祥老师耿直的配音BGM:春天来了,万物复苏,动物们终于也迎来了一年之中渴望交·配的发.情期……

初礼:“……”

要死了啊。

用止不住颤抖的手拿过床头的矿泉水喝了一口,凉水滑过喉咙冷却了五脏六腑她这才稍稍回过神来,初礼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时间正好跳到半夜十二点整,手机屏幕上显示她有几条未读的Q信息……

初礼拿过手机,打开看了眼,这才发现原来是消失了大半天的L君同志大概在今天晚上八点左右给了她上午面试时因为太紧张产生的废话留言的回应——

【消失的L君:来了,下午有事出去了。】

【消失的L君:你去面试了?去哪面试?】

【消失的L君:面试结果怎么样啊?】

【消失的L君:人呢?】

……

三个小时后,大概晚上十一点二十左右。

【消失的L君:我就一下没回,你还来脾气把我拉黑了不成?】

【消失的L君:被拐卖了?】

【消失的L君:不对,你这样的傻子拐了也卖不掉啊,只有拐,没有卖,心疼。】

【消失的L君:喂?】

……

消失的L君,几年前因为某些且听下回分解的机缘巧合和初礼认识的基友——几年来,两人一直保持着不电话,不聊骚,不千里送的纯洁友好网友关系。

初礼:“……”

【猴子请来的水军:你也知道我是学汉语言文学的啊,当然是去出版社面试,我少年时代心中的梦想出版社啊……刚才面试完回酒店就睡了,没来得及看QQ。】

没想到L君还在,立刻给了回应——

【消失的L君:出版社?哪个?】

【消失的L君:不是睡觉,那现在是鬼在跟我说话?】

看到“鬼”这个字,初礼头就疼了起来。

恨不得把这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家伙从手机屏幕里拎出来暴揍一顿——

【猴子请来的水军:我做噩梦,被吓醒了……正好住的又是尾房,梦到酒店闹鬼,有长着狐狸脸的怪物在摸我的脸!】

【消失的L君:……这是噩梦?这是春.梦吧。】

【猴子请来的水军:滚。你问哪个出版社做什么,说了你也不知道啊,就那个元月社——小时候看过《故事小王》吗?就是元月社出的。】

初礼把元月社胡吹海吹了一通,发送完毕,正等着L君膜拜自己居然有勇气跑去这么大的出版社面试,没想到的是这一次前面回复很快的L君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沉默了很久……正当初礼想要问他是不是睡着了时,手机震动,消息提醒,L君回复的内容有些莫名其妙——

【消失的L君:元月社?】

【消失的L君:这名字取得,一种快圆寂的感觉扑面而来。】

【消失的L君:你有没有想过其实是酒店真的在闹鬼,连鬼都在阻止你去那个马上就要倒闭的司马出版社啊?】

初礼:“……”

这牛氓地痞,没事骂人家出版社干啥?

欠你钱啊。

不想错过《初礼来了》更新?安装零五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相关资讯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