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全本阅读

打开
A+ A-
A+ A-

图书馆。

陈圣和秦书瑶来到自习室坐了下来。

刚坐下,秦书瑶就按捺不住好奇道:“陈圣,刚才你是做了什么?那个婆婆怎么忽然就醒了?”

秦书瑶眨了眨眼睛,眼里满是崇拜。

“我也没做什么。”

陈圣摇了摇头,临时想了个借口。

“其实,我妈当初病倒之后,我就只想着能不能救她,也没心思上课学习。”

“我刚才的**手法,也是帮我妈**……练的。”

“原来是这样……”

秦书瑶想到陈圣母亲去世一事,声音弱了下去。

“你也别太难过了,你今天救了人,阿姨在天之灵一定会为你骄傲的。”

“嗯。”

陈圣露出一个笑容。

既然这世上真的存在修仙,无上帝功上也明确记载,修炼到极致,可移山填海,逆转阴阳。

就算母亲已逝,或许她的魂魄依然有重聚之日!

或许,有朝一日,他还能再见到她。

正想着,耳畔秦书瑶的声音再次把他拉回现实。

“好了,我们现在还是开始补课吧!”

秦书瑶说着,拿过一本五三,挑出几道经典类型的题目讲解了起来。

“我看过你之前的卷子,主要问题在于个别知识点落下得有点厉害……”

半晌,她借着题目讲解完知识点,又找出几个相似的题。

“你先按照刚才我说的,做一下这些,看看能不能吃透题型。”

“好。”

陈圣点了点头,提笔就写了起来。

本以为刚才秦书瑶讲的东西,自己能理解七八就算好了。

但没想到,刚努力尝试回忆方才她讲的话,那些知识点竟在脑海自动浮现!

就仿佛早已烂熟于心一般!

再看昔日一头雾水,毫无思绪的大题,这时也好像没了多少难度。

他丝毫不费吹灰之力做完了题。

“这么快?”

秦书瑶有些惊讶。

拿过来一看,还真是按照她讲的思路来的。

俏脸顿时浮现一抹喜色。

她又抽出一张卷子。

“这张卷子是名师团模拟卷,我做过,题型都相当全面且经典,不过难度有点大。”

“我给你掐时间,你就当是考试,做一下。”

陈圣点头,接过试卷。

那些本已淡忘的课堂记忆、知识点解法,逐渐在脑海中变得清晰起来。

无上帝功还有这成效!

陈圣信心大涨,落笔迅速。

才一会儿的功夫,就完成了最后一题。

“一个小时……”

秦书瑶惊讶得瞪大了美目。

“你认真做了?”

她狐疑的看着陈圣,拿起卷子开始核对答案。

越看,越惊讶。

“全对!”

她激动起来,欣喜无比,一把拉住了陈圣。

“太好了!你基础还是相当扎实的!”

“如果能保持下去,你一准能上重本!”

陈圣看着秦书瑶欢喜的模样,笑而不语。

现在,他体内的精气已经有拳头大小。

刚才治疗所耗费的也都恢复。

不仅如此,他甚至能感觉到,比起之前,自己对精气的控制更加自如了。

就在这时候,一道讥讽的声音忽然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陈圣?你这个自甘堕落的废物,竟然还来图书馆装模作样?”

“到什么时候了,还想着泡妞!”

“我要是你,我就识相点赶紧从班里滚出去,免得拖我们尖子班的后腿,让老班脸上难看!”

陈圣和秦书瑶闻言,齐齐扭头看去。

自习室门口走进来一个又高又瘦,一脸刻薄的家伙。

是学习委员,裴佳泽。

陈圣刚准备说点什么,就听到秦书瑶抢先开口:

“裴佳泽,做人还是得有点人情味。”

“要不是陈圣家里出事,我看你这辈子都做不了班里的第二!”

裴佳泽,原本班内的万年老三。

成绩一直位于秦书瑶和陈圣之后,后来,陈圣母亲出事,又莫名遭到校园霸凌,导致成绩一落千丈。

如此,裴佳泽这才有幸成为万年老二。

听到秦书瑶帮腔,他心中酸水泛滥。

“秦书瑶,都说女人胸大无脑,这种没志气的废物,你竟然也看得上?”

“不管你怎么说,他的辉煌都是过去式了。”

“现在,江城大学的保送名额是我的。”

裴佳泽得意的看着陈圣,一瞥眼看到桌上的卷子,更是冷笑起来。

“哟,你也在做这张卷子?”

“这上面的题很难的,我也才得了185分而已。”

嘴巴上说的不容易,但裴佳泽却是一副显摆模样。

秦书瑶看不下去,伸手拿起卷子甩到他眼前。

“你有什么好得意的?看到没,陈圣刚才做的,一个小时完成,满分!”

“怎么可能!”

裴佳泽听到这话,大吃一惊,抢过卷子立刻检查起来。

越看,脸色越难看。

他狠狠瞪了两人一眼,脸上早已挂不住,只得撂下一句狠话。

“自检卷做对有什么了不起,谁知道你是不是第一次做!有本事,咱们下周三模见真章!”

说完,裴佳泽一脸阴沉,直接离开了图书馆。

秦书瑶才不管他,转身给陈圣加油打气。

“陈圣,别在意那些话,保持住这个状态,我相信你!”

不得不说,秦书瑶这种不离不弃,让陈圣很是动容。

他知道自己这几个月里有多自暴自弃。

所有人都对他失去了信心。

包括他爸。

只有这个女孩一如既往,始终想着拉他一把。

陈圣伸手握住了秦书瑶的手。

“秦书瑶,谢谢你。”

秦书瑶被他突然的正经愣了一下,脸色微红,而后露出灿烂的笑容。

陈圣适时松手,起身。

“你放心,我已经走出来了。”

“时间也不早了,我请你去老地方吃饭吧?就当谢你帮我补课了。”

“好啊!”

秦书瑶一口应了下来。

陈圣说的老地方,就是学校不远处的一家快餐店,名字就叫“老地方”。

那里物美价廉,不少学生平常都会去那里吃点东西。

到了老地方,哪怕是周日,人也果然不少。

但,两人刚坐下没多久,就被一群混混围住了。

“臭小子!还认识老子吗!”

带头的人走了上来。

陈圣抬头一看,是昨天被他一脚踹飞的那个飞机头。

飞机头远远就看到陈圣了。

想到昨天傍晚被踹飞的那一脚,他就气不打一处来,肚子又痉挛了起来。

当下就叫了附近的混混,来找陈圣的麻烦。

扭头,看到秦书瑶,飞机头痞痞地笑了。

“美女,长得不错嘛,跟哥一起吃个饭吧。”

秦书瑶有点害怕,但还是镇定地拒绝:“不好意思,我没兴趣。”

说着,她看向陈圣,有点紧张:“我们还是走吧。”

“大美女害羞了。”

飞机头扭头看向陈圣,脸上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神色。

“美女,我跟这小子有点仇。不过,要是你能陪哥吃顿饭什么的,那这个仇,哥可以不计较。”

此话一出,秦书瑶茫然,本能地斟酌了起来。

这些混混不好惹,要是一顿饭能解决,也不是不行……

可这时,耳畔淡淡传来陈圣的声音。

“昨天那一脚确实踹得有点狠。你现在有点内出血,再乱动,就要倒了。”

飞机头听到这话,不屑地笑了。

他懒懒散散上前两步:“哟,真以为哥是吓大的……”

话未说完,他脸色陡然一变。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