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全本阅读

打开
A+ A-
A+ A-

正在此时,旋转台阶上下来两个人。

其中一人,是陈凡的二叔,秦陆。

而他身旁,是一位面色威严的老人。

即使年过半百,依旧精神抖擞!

他正是秦家老爷子,秦守忠。

“你们在吵什么?”

秦老爷子开口,吵嚷声顿时安静下去。

秦羽结微微一愣,随后露出谄媚笑容:“爷爷,没什么,只是闲聊罢了。”

秦陆眼中皆是宠溺,笑道:“既然没事,那宴会就开始吧!”

“各位,请落座。”

众人笑着附和,各自落座。

唯独空出那张破桌子,留给秦子琳一家。

秦守忠瞥了一眼,淡淡道:“这几年里,数你们一家贡献最少,你们就坐那吧!”

“以后立个新规矩,我每年生日,贡献最少的一家,便坐在那里。”

众人拍手赞成,戏谑看向陈凡一家的位置。

而此时,陈凡自斟自饮,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见他这副模样,柳慧兰气的牙痒痒,只是不好当面发作。

宴会照常进行。

杯酒之后,便是送上寿礼的环节。

而众多寿礼中,唯有一件,最为珍贵。

“爷爷,您看!”

秦羽结捧起手中白玉佛,傲然道:“这可是上好的白玉胚子,雕刻而成!”

“孙儿为了得到这尊玉佛,可是花了四百万!希望爷爷喜欢!”

此话一出,众人震惊不已。

四百万?!

秦羽结这小子,真是下了血本了!

秦守忠满意点头,淡淡道:“羽结,你有心了!”

他的目光,突然落在柳慧兰等人身上。

“你们呢?”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尽数落在他们身上。

柳慧兰讪笑着,拿出一个木盒。

打开一看,是一只白玉手镯。

秦陆瞥了一眼,哂笑道:“也是白玉?”

“你这成色,与这玉佛相比,真是差的离谱!”

“难不成,这手镯是假的?”

什么?假的!

柳慧兰面色骤变,赶忙辩解:“怎么可能!”

“这玉镯有证书,绝不可能是假的!”

“只是,子琳与秦竹父女俩,这几日都忙于工作,所以……”

话未说完,张凝雪笑道:“忙?忙着做什么,亏钱吗?”

“而且,你们家不是还有个男人吗?他不能赚钱吗?”

三言两语,便是将矛头,指向陈凡。

众人哄堂大笑,纷纷嘲笑。

“陈凡这个废物会干什么?花钱都不会,还赚钱?”

“我们家的狗,都比他强!”

“就是,他就是个光吃不拉的废物!”

众人言语恶毒,哄然大笑。

对此,陈凡只是冷冷一笑。

秦羽结神秘一笑道:“爷爷,其实我的寿礼,还有一样!”

秦守忠一听,顿时来了兴趣。

“哦?还有什么?”

秦羽结笑而不语,拿起电话轻点几下,说道:“他们来了!”

砰的一声,大门被推开!

“圣医堂堂主,前来贺寿!”

随着一声高喝,几名男子出现在众人眼前。

为首那人,昂首阔步,来到宴会正中央。

那人微微拱手,高声道:“圣医堂堂主,恭贺秦老爷子七十大寿!”

在场之人,无不震惊!

但陈凡眉头一皱,心中暗道:“堂主?圣医堂何时有这等人了?”

而且,眼前这人极为眼生,他并不认识。

陈凡见无人注意他,便给云棋发了条短信询问。

云棋立刻回复:刚到门口,马上进来。

人还没来?

陈凡眼神瞥过自称圣医堂那几人,顿时明白了。

那群人,就是假的!

狗东西,装逼装到老子头上来了?

陈凡放下手机,低声冷笑:“好戏,开场了。”

此时,宴会厅中,在场之人无不起身迎接,脸上写满了惊恐。

秦守忠满脸震惊,缓了许久,才小心翼翼问道:“老头子我一个小小寿宴,怎的劳烦堂主大人亲自造访!”

假堂主笑指秦羽结:“当然是这位秦先生,请本堂主来的。”

“我与秦先生合作,自然要略表诚意!”

秦守忠面色大喜:“好!真是天佑我秦家!”

“堂主大人,您放心,这次的合作绝对万无一失!”

假堂主大笑道:“有秦老爷子这句话,本堂主就放心了!”

两人相视一笑。

厅中的人们,也都露出兴奋笑容,赞扬秦羽结的能力。

突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从角落里响起。

“秦羽结,你还真是不要脸啊!”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抬头,看向陈凡。

秦羽结眉头一皱:“陈凡,你什么意思?”

“难道秦家与圣医堂合作,你心存不满?”

话一出口,众人皆是怒视陈凡。

若是眼神能杀人,陈凡早已死了千次万次!

陈凡冷冷一笑:“其一,圣医堂没有堂主,只有一位天医圣王。”

“其二,你儿子的企划案,是从我老婆手里抄来的。”

“其三,我老婆这次谈生意失败,也是你搞的鬼!”

秦陆面色骤变,他心中发虚,眼神闪烁。

“放屁!凭什么说圣医堂没有堂主?”

“还什么天医圣王,装的倒是挺像的!”

“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你认识圣医堂的人!”

此话一出,众人哄堂大笑。

“陈凡这是疯了吧?都开始胡言乱语了!”

柳慧兰的脸,都要被陈凡丢尽了。

她怒拍桌案:“丢脸的东西,还不闭嘴!”

陈凡非但没有闭嘴,反而嘴角勾起,朗声道:“谁说,我不认识圣医堂的人?”

就在此时,陈凡手机一响,是云棋发来的消息。

人,到了!

只听‘吱呀’一声,大门敞开。

云棋在前,缓步走来。

身后跟着两名圣医堂成员,手里还捧着一个木盒。

一行三人,好似闲庭若步一般!

直到宴会厅正中央,云棋脚步一顿,面露微笑。

“圣医堂左使,云棋,奉天医圣王之命,恭贺秦老爷子七十大寿!”

话音未落,云棋微微侧头,又道:“送贺礼!”

两人点头,将手中木盒打开。

里面,是一张画卷,展开足有十米长!

一只白鹤,跃然纸上!

白鹤伸展双翼,将飞而未飞之时,仙姿尽显!

两人举着画卷,走向秦守忠。

那只白鹤栩栩如生,如若自己飞起来一样!

秦守忠大吃一惊,颤抖声音道:“这是林大师的真迹,白鹤亮翅图!”

“这,这可是有价无市的至宝啊!”

宴会厅中,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气!

不少人灵机一动,大拍秦老爷子马屁。

连圣医堂左使都给秦老爷子面子,亲自前来祝寿。

现在不巴结,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

就在此时,陈凡突然起身,走向云棋。

秦子琳一把拉住陈凡,皱眉问道:“你要干什么?”

陈凡微微一笑:“跟老朋友打个招呼。”

他轻拍秦子琳手背,走上前去。

见陈凡上去,秦守忠低喝一声:“陈凡,你上来干什么?还不滚回去!”

陈凡脚步一顿,并未开口,只是瞥了面前的云棋一眼。

云棋心领神会,眉头一皱,不怒自威。

“你,就是这么跟陈先生说话的?”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